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邪王宠妻狠强势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是你害了她(作者:浮笙)
邪王宠妻狠强势

《邪王宠妻狠强势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六百四十一章 是你害了她

????第六百四十一章 是你害了她

????白暮秋刚想反驳,就听屋内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,似乎是茶盏砸在桌上。http://www.maiyj.com

????“我说不让你动你偏动,倒了吧!罚你恢复原状!”里面传来白冉不悦的声音。

????白暮秋暗暗笑了笑,将玉箫熟练的别在腰间,转而钻进唐三会长的厢房,拉着唐子煜到一边喝茶看戏。

????看来是不需要他再做什么,里面那位脾气已经忍到极限,马上就关不住了。

????不多时,厢房半开着的门被人从里面一把推开,白冉今日高高束起的头发在脑后微微摇晃,脸上有残留着些许玩游戏输了的怨气。

????萧云逸见白冉浑身哀怨的样子,愣了一愣,一时忘记自己方才逼问的那些话。

????白冉走出来,站在厢房前,背靠着隔板,脑袋一歪,水眸带着些许疑惑的看着萧云逸。

????“说了多少次,这件事和你没关系,既然和你没关系就说明你方才问得那些问题也与你无关,既然与你无关我就没必要回答你。”白冉没好气的说完,微微缓了口气“你师父让你走你不走,那接下来发生什么气死你可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????她真是忍够了,怎么一早没发现萧云逸蠢的可以呢,什么师徒情深,萧云逸从始至终都只是在跟自己过不去。

????萧云逸生生愣住,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够看淡药阁的脸面才能作出这许多事来,没想到白冉比他还豁的出去,不解释不言语,张口就赶自己走。

????白冉也不等萧云逸回应,眼神越过他落在仙鞅身上,水眸逐渐变的冷起来。

????“画本描述的再好也不及阁主亲自讲一讲来的精彩,仙阁主,请吧!”白冉双手交叉在胸前,一双长而弯的眉眼带着不容置疑的额寒凉看向仙鞅。

????仙鞅将头上的斗篷拽下来一些,拖着蹒跚的步子走到那些灯中间。

????面前,是那盏黑红色的火灯。

????那是身后这丫头的火元素,诡异超绝,他怎么就完全信任她,将一个居心叵测的仇敌拉到自己身边……

????是他输了,输给身后这些年仅二十岁的小孩子们。

????“二十年前,仙家一夜之难,并非天谴而是人为……”

????“师父……”萧云逸嘴里念叨着,便要跑向仙鞅,却被一道白色的灵力紧紧限制住双脚。

????噗通一声,萧云逸直接跪倒在地上,抬头之时双眸红的可怕。

????白冉淡淡的瞥了眼萧云逸狼狈的身影,看来他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,在大义与私情之间,他还是想选他的师父。

????“那个人是仙家的外门弟子,自觉天赋极佳,却碍于外门身份几十年不能触碰仙家内门功法及炼药术法,所以联合旁人,趁仙家嫡女中毒在床,一举将仙家上下屠杀干净。”

????“那个人是谁?”白冉轻轻眨眼。

????“是我。”仙鞅微微低头,将脸藏在明媚的灯光之中,让自己看不清外面的场景和每个人的表情。

????“联合了什么人?”白冉淡淡问道。

????“凤家一个旁支的儿子,现在大概和凤家主一样年岁,凤家与仙家并立太久,我想让仙家死,他们也想,所以我就借助他的力量,答应事后将仙家的青龙龙岩给他们,而我则不复仙家门楣,只拿走药阁的掌权,稳固我的地位。”仙鞅平静的回答。

????竟然还和凤家有关?白冉下意识回头看向桌边泰然自若的那尊佛,见他神色无波,便压下心中疑惑。

????“龙岩在哪儿?”白冉眉心蹙起,之前仙鞅并未提及龙岩,她还愁到哪儿寻呢。

????仙鞅摇摇头“不知道,凤家那人来找过,也没找到。仙家与神兽互相依存,想必仙家老头和仙灵临死前也会好生藏匿龙岩。”

????白冉默了默,掩盖住眼中的失望,低声道“接着说。”

????“我对仙家嫡女下了毒,她中毒本就生命垂危,仙华最疼他的宝贝孙女,仙灵无力回天数他最受打击,根本没发现我在外面做的一些手脚。白俊霆也就是仙灵的丈夫,当时正被仙家冷落,不知道躲在哪里独自伤神,等他赶到的时候,也只能对着仙家的残骸哭去。”仙鞅说着,斗篷下的嘴角弯起一丝诡异的弧度。

????那笑容,似有得意,仿佛在诉说着他的丰功伟绩。

????“仙华那老匹夫,伤心欲绝之时也难对付,临死前给我下了禁术,所以我趁仙灵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夺走她的火元素留用,以后的每年都用她的元素力克制我体内的毒素。”仙鞅嘴角垂了垂“祸福相依,多亏着这禁术,不然我的炼药水平也不会进步的如此之快。”

????厢房内,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门边闪出,白俊霆脸色黑如锅底,双眸狠厉的锁定着仙鞅。

????“你也来了?”仙鞅眼中闪过一瞬的惊讶“做了这么多年的驯兽场会长,就是在等这一天吧?”

????仙鞅忽的冷笑了一声,眼睛瞪的溜圆“仙灵死的时候还不忘叫你的名字呢,似乎有很多话想和你说,只可惜当时你大抵在哪儿失意买醉,连仙家的门都进不去,比我小小的外门弟子都还不如!”

????“灵儿曾和我提过仙家的内外门制度应当改变,我想若你不做这些事情,等她身体恢复,你就会被选入内门学习核心的仙家炼药术。”白俊霆也出奇的平静,双眸深不见底。

????仙鞅身子颤了颤,凄凉的挤出一声诡异的笑“说那么多有什么用,都过去了……”

????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白冉忽然踏步过来,站在仙鞅面前,背后的黑红色火光忽然闪了闪。

????仙鞅抬眼,嘴角的笑容依旧不散“没有。”

????“好,那我说。”白冉漠然的转过身,眼神在楼下的人群中扫过“自仙鞅担任药阁阁主后,阁内的药材账目混乱不堪,多数珍宝都被仙鞅纳入私藏。而所谓几个月前的济生活动,也只是他为掩盖自己修炼禁术所需要打量的药草而想出的招数,那些药液的药性微乎其微。另外药阁的长老们在药阁包庇下私收贿赂,加收药费,为了敛财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????白冉顿了顿,招了招手。

????一人押着另一个衣衫破烂的人,一把将他扔在白冉的脚边。

????“这是驯兽场的驯兽师,违反驯兽场规定被捉拿伏法。”白冉看了仙鞅一眼,转而冷冷的睨着地上的人“抬头,自己说。”

????地上那人身子一颤,四肢匍匐在地,战战兢兢的说道“我收了药阁阁主的钱,跟随他们到森林里采药,为确保他们的安全。只是没想到采药路上遇见了……遇见了凤家少主,就动手了……”

????“驯兽场不许驯兽师私下接生意,你违反了规定都要接的生意,仙鞅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?”白冉又问。

????“他说自己要采一株极为珍稀的药材,这种药材身边都会跟着稀有的灵兽,他答允我帮我降服那只灵兽……”驯兽师越说,声音越低。

????“灵兽在什么地方?”白冉继续逼问。

????“天渊森林……中心区域。”驯兽师声音低不可闻。

????“你好大的胆子,森林中心区域是命令禁止去的,那地方危险不说还有许多拥有灵智的灵兽,你若惹怒一个会有一群来找人类寻仇,你难道不明白吗!”唐三会长一脸严肃的指责道。

????“为一株药材便取人性命,还将其他人的安危置若罔闻,好一个药阁阁主,好一个悬壶济世的炼药师。”白冉唇角挤出一丝冷笑,仙鞅背后的黑红色火焰顿时熄灭,而她的掌心却忽然出现一缕黑红色的火苗。

????仙鞅忽然嘿嘿低笑起来,眼神越过白冉,落在不远处的白俊霆身上“你别妄想了,仙灵的火元素除了能帮我延续性命外毫无用处,那些什么依靠火元素修复魂魄的传说都是编的都是假的,你这辈子也别想再看见她!”

????“她当时说你死了!说你被仙华那老匹夫偷偷处死了,不然你以为凭你一个下界来的贱种还能活到现在,我早就找到你杀了你!你就仗着当年一副小白脸的样子,勾走仙家嫡女的心,那蠢女人还到死也替你遮掩,你配吗!”仙鞅瞪起眼睛,单手指着白俊霆,声音忽然高了好几度,沙哑的声撕扯着所有人的耳膜。

????白俊霆的心仿若被刀劈一般,钻心的疼。

????原来当年灵儿,是这样保住他的……

????“你就是个没担当没本事的贱种!她堂堂仙家嫡女跟你去了下界竟会中毒,我哪儿知道她真的中毒!仙家嫡系从来没中过毒,害我以为……”

????“所以你加重了毒素,直接用毒要了仙家嫡女的性命是不是?”白冉一把揪住仙鞅的领子,咬牙切齿的逼问道。

????“是!都是他没本事!我根本没想要仙灵的性命!”仙鞅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任由白冉将他拎着脱离地面。

????白冉眉心蹙了蹙,松手将仙鞅扔在地上。

????“今日的事情已经了了,这人由我带走,日后药阁的一切事由归驯兽场接管。”

????白冉的话像是对二楼的其他人说,也像是对一楼及天台外面早就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说。

????“要杀要剐痛快点!别想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,老夫不会任你拿捏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